首页 古籍正文

《不同的存在》第331章至335章

wangchaowh 古籍 2021-01-16 22:30:05 139 0

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理性之爱

  试问有多少年少就接触过的小伙伴儿,能陪伴着这么久远呢?能做几天、几个月、几年的朋友好做!但要是做十几年,二十几年,乃至是一生一世的朋友的又有几人呢?又有多少人在我们的生命中下车,成为了匆匆的过客呢?

  爱情有的时候,的确是需要充满理性的,只有偏理性一些的爱情,才是负责任的一种体现,在责任里面,才会走的更加的长远不是吗?

  不在乎天长地久的爱情,只在乎曾经拥有的爱情,有的时候,也是一种游戏人生的体现。更或着说是不负责任的表现,不对自己负责任,同时也不对别人负责任。

  既然是牵了彼此的手,不是说好了今生都要一起走的嘛!为什么不求天长地久呢!除非是想玩一玩儿,然后就分道扬镳了。这样的爱人,不要也罢!因为他(她)只拿我们当成了炮、友。

  他(她)转身无情的抛弃了我们,其实这种人离开了,也没有什么好遗憾或是值得留恋的!对于这种对待感情不负责任的人,我只能说分手快乐,既然分手了,就不要再见了!

  张凤义对待许啸宇采取了偏理性的爱恋与保护,许啸宇同样的以这种方式回敬了他的小义。他们之间才有了千丝万缕的难以割舍,互相吸引,不会有任何的排斥。而更多的是张总对许啸宇的欣赏与敬重,这也是许啸宇迟迟不肯对张凤义动粗的原因之一。

  在海风的吹拂下,许啸宇看到张凤义心绪不宁的样子。看到了小义看着远方时的静默与不言语,感受着那种来自他内心中的挣扎与哀伤。许啸宇也便什么都不再言语了,他也抬头望向远方,小义眼睛所望到的远方。

  “小义心里面装着的东西,且已经是根深蒂固了的东西,我不能给拿出去,即便是给拿出去了也是一种残忍,除非是他自己想要忘记,但愿他能早日走出来。我能做到的就是一直都陪在他的身边,只要他能老老实实的待在我的身边,我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!”

  这是许啸宇的个人理论,与他的处事原则,也是他心中最真实的想法。他选择了同理的守护,默默的注视与陪伴。他不强求、不强迫,他在等着他的小义,主动的投向自己怀抱的那一天。

  若是他的小义肯回头,肯彻底的放弃并忘记跟方龙行之间的种种,转而接受自己。许啸宇敢保证:小义这辈子再也不会去爱上别人了。只有等到了那一天,自己就不会再担心会失去他了,那才在真正意义上是他赢得了他的后半生。

  许啸宇就这样选择在理性之爱中,等待他的爱人归来。能回到最初匆匆那年中的那个他们,十九岁刚刚踏入大学校园时候的他们,笑得天真无邪时候的他们,无忧无虑一心求学时候的他们……

  若是上天给他们重新来过的机会,他一定会在十九岁那年大胆的对张凤义说出:“小义,我爱你!做我许啸宇的爱人吧!哥这辈子一定会对你好!我保证你这辈子在这个世界上,再找不出第二个会像我一样对你好的那个人,也只有我许啸宇能给你全全备备幸福!”

  可惜人生没有从来,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的如果!那就做好今天,做好现在的自己吧!继续的扮演着一个好哥们儿的角色吧!望着无边无际的海水,望着星空,许啸宇的心中也是一阵的感慨与酸涩……

  后来他们又去了巴厘岛、爱琴海、布拉格、新西兰等等,他们旅行的最后一站是去的荷兰,因为荷兰的郁金香花开的季节才是全年中最美的时候。

  凡是许啸宇能想到的,适合情人一起去的地方,他都想带着他的小义一起去。很想在世界上的每一座城市中,都留下他们两个人的足迹,留下他们一生的纪念。

  旅游本身就是一件既轻松又惬意的事情,如果这一生,要是能跟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去旅游,当然是美事中的大美事了。

  这份人生中最美丽的际遇,并不只是简简单单的浪漫就可以概况的,更多的是在一起面对旅途中的艰难险阻时,建立起来的那份默契、信任、担当、宽容及勇气。

  爱情这东西,是历久弥坚的美妙滋味儿,不是浅薄的只贪图一时之欢。如果真的是爱他(她),那么,让我们一起去见证爱情,见证我们所走过的每一条街道,以及所有的山山水水吧!

  要记得:我们偶尔也要跟自己的爱人,一起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“失踪”几次,独享一下静谧的且甜蜜的二人世界。当然也要注意到要以温暖与浪漫为主题哦!(#^.^#)那样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!

  当张凤义跟许啸宇再回到魔都的时候,已经是四月中旬的时候了。这个时候的魔都天气,也是在一年中最适宜的温度,空气质量基本都能处于优良的状态。

  换句话说就是:温度适宜、不冷不热,最适合外出活动的季节。啊哦!全国上下的气温都开始回转,很适合外出游玩儿呢!

  经过两个月的身体加心情上的调整,张凤义也恢复到了最佳的工作状态。他没有回“万盛国际”去工作,而是直接就回了“恒隆国瑞”。

  自从出院后,张凤义就有了这个方面的打算,他已经是决定再也不要回到“万盛国际”了。离开那个伤心地,离开那个让自己伤心的人。

  都活了三十几年的人了,什么也都该看透、悟懂,什么也都能洒脱的放弃了。也知道应该对过去的无知、与荒唐,做个总结与了断了。对不该有的说声再见,或是再也不见了。

  张总想要开始他自己全新的生活了,这些已经折磨了他二十几年了,也是时候该放弃了。至少有一点他会永远的记得:自己曾经得到过!这也便足够用下半生的时间来回忆了。

  他不想放弃又能怎么样呢?到最后,对所有人都是伤害与折磨啊!不是他自己不想要坚持了,而是坚持了也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不是嘛!变心了的爱人,就是变心了!变了味儿的爱情,不要也罢!

  张凤义临行前曾经嘱托过王海涛、李明浩,还有其他的主管人员,要尽量的辅助方龙行完成所有的工作,尽量把自己交代好的一切,都按期完成交接。

  李明浩是张凤义一手带出来的副总,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!这也是他能够尽快下定决心离开的主要原因。

  王海涛更是他的得力助手,也是掌握着公司核心资料的工作人员。对于张凤义手中所监管并负责的工作,更是知道的面面俱到。张总把他留给方龙行,他更是会百分之二百的放心。

  早在张凤义做了这个打算的时候,王海涛就洞察出了一切。他也便及早的做出了自己的决定,并跟方龙行摊牌了,他提前也给方总递交了“辞职申请书”。

  王海涛在尽量的完成张总交给他工作的同时,也是在默默的等待张凤义的回归。只要是他的张总一回来,他是不会不知道的。

  到那个时候,他也便可以毫无牵挂的离开“万盛国际”,追随着他心爱的张总了。他去哪里,他就会跟到哪里。无论到什么时候,他都可以名正言顺的跟他的张总在一起。

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各揣心腹事

  王海涛有他的聪明之处,他明确自己的目标,知道进退。更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样的事情,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游刃有余,还不被别人左右、牵绊。

  明知道没有结果的他,聪明的选择了不带有任何目的陪同,只是单纯的默默的守护与陪同。其实也不能说他没有私心,他的私心就是可以做张总随时的帮助。

  这就在本质上跟许啸宇、方千逸有了明显的区别,他们两个人的最终目的是:自己能跟张凤义做实质上的情侣。而许啸宇跟方千逸之间,又存在着不同程度上的差异。

  也就是在张凤义回到魔都后的不到一周时间里,王海涛就离开了“万盛国际”。他之所以多等了几天,就是不想让方龙行尽快的发现他的张总已经是回来了。

  王海涛想给张凤义留一些时间,处理他自己的事情。因为他清楚的知道:他的张总一定是不想再见到方龙行了。

  也就在王海涛想彻底离开“万盛国际”的时候,方龙行也敏锐的感觉到了他的爱人,已经是回到了魔都。他以最快的速度驱车去了张凤义以前所住的公寓,结果令他大失所望。

  毫无疑问,张凤义果然是为了躲避他,没有回到这边的家里来居住。但细心的他,还是发现了摆放在书房写字台上面的那盆兰花不见了,也就证明是张凤义一定是回来过了。

  这套公寓的钥匙,也就只有他跟张凤义才有的。他手里拿的那把钥匙,就是从王海涛那里要过来的。而且他最近一段时间,也会偶尔一个人回到这边儿来住,只要是一回到这边来住,也会给这里的花花草草浇浇水,更清楚的记得每一盆花草的摆放位置。

  方龙行在所有的房间中巡视了一圈儿,他见每一个房屋中的所有的物品,都是摆放得完好如初。再想一想被张小凤唯独拿走的那盆儿兰花,心也便沉了下来。

  方龙行索性就走进了书房内,便在写字台前摆放的椅子上坐了下来。他回想起了,他第一次进入到这个房间时的情景。回想起来了,他第一次看到他家的小凤凰坐在这把椅子上的情景……

  他靠在椅背上,把自己的头向后仰去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,尽量的调整着由于自己情绪上——过于的激动而急促起来的呼吸声。

  “凤义啊!你就这么的不愿意面对我了吗?你回来了,不但是不愿意见我,还要故意的躲着我,甚至是想要永远的避开我了。”

  “你什么东西都不曾拿走,就是想要重新开始全新的生活了吧?想忘记所有的过去,所有的曾经了是吗?”

  “可你却偏偏只拿走了一件东西,就是那盆儿兰花,那盆儿价值不菲的兰花儿。我知道那盆儿兰花儿是许啸宇送给你的,你唯独拿走了它,是想要变相的来告诉我,你要去跟他过全新的生活了吗?”

  “凤义!我不信!我不信你不想再跟我在一起了,可是,我又找不出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。你一定还是爱着我的,要不然也不会在我生病的时候,那样的紧张我,可你偏偏为何要这样的做呢?”

  “不行!我绝对不能坐以待毙,我一定要把你重新争取回来,回到我的身边来。无论用上什么办法,我一定会让你回心转意的。我的、我喜欢的、我深爱着的,谁都别想夺走!”

  “许啸宇是吧!你我的梁子是彻底的结下了,你必须为了自己的一些个行为,付出应有的代价!”

  “以前我不想动你,那是看在凤义的面子上,看在这些年你于他有恩的情况下。但你所做的这些,不也是抱有着不堪的目的吗?从此,你我之间再无客气可言!”

  方龙行在心里面极其矛盾的想着,而他的一些个想法,绝非是空想,有很多事情,他已经是开始着手去办理了。他不会轻易的就被人给鱼肉,不会轻易的就妥协,更不会躺在砧板上任人宰割。

  张凤义也同张学良将军一样的喜爱种植兰花儿,只是他由于工作上的繁忙,就不能像张老将军一样儿的专门在自家的园子里面,建成专为种植兰花儿所设立的园子了。也不能痴迷到像张老将军那样儿的——全球搜集稀有的兰花儿品种的地步。

  但他也的确是个爱好种植兰花儿的花迷,他的爱好其中之一也是种植兰花儿,张总家中的花卉只有一种,那就是兰花儿再无其他。而每一盆儿都是很别致的兰花儿,它们都是各种不同品种的兰花儿。

  要说张凤义为什么在这个家里什么都不拿走,只单单会拿走这盆兰花儿,也是有原因的。

  张总拿走的这盆儿兰花的确是价值不菲的,这是一盆儿价值在百万元以上的兰花儿。这盆儿价值不菲的兰花儿,是许啸宇在他搬入这个家居住的时候,送给他的安家礼。

  张凤义要拿走它,并不是因为它价值的金额有多么的昂贵,或是他想把它摆放在自己的新生活环境里。而是他想把它归还给许啸宇,也借此在他跟许啸宇之间也设立起一道有,却看似无的屏障。

  从此以后,张凤义不想再跟方龙行有任何层次上的接触与瓜葛,但也宣告了他与许啸宇之间,已经是保持了一定程度上的距离。他跟许啸宇之间仅限于亲人、朋友,也再无其他。他公平的在二人之间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裁决,无论是谁,他都是准备一视同仁了。

  张凤义的所做方龙行并不知道,乃至于是他回到“恒隆国瑞”工作后,方龙行还错误的以为,他是想离开自己的怀抱,转而投入到了许啸宇的怀抱之中。

  当许啸宇从张凤义的手中,接过这盆象征着特殊意义的兰花儿时,他本人是最清楚不过张凤义的用意了。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,也就心领神会的接了过来,并把它给摆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。

  许啸宇也不是一次两次的被张凤义给拒绝了,他早已经是习惯了这种求而不得的生活模式。他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的痛苦,与伤疤展露在人前,尤其还是在他的头号情敌方龙行的面前。

  许啸宇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开始了自己的筹谋。他甚至是想利用张凤义回来工作的机会,想要好好的刺激一下方龙行。即便是自己得不到,他也不想让扰乱了自己全部人生计划的人,过得轻松愉快。

  许大少爷甚至是故意的找机会,大大的向方龙行示威了起来。反正横竖他都得到了这样的结果,他也便不在乎结果会变得更加的糟糕了。不想让他好过的人,他也不会让别人过得如意了。

  许啸宇的心理也达到了极尽疯狂的状态,他就像是困兽想要逃出牢笼,做最后的垂死的挣扎一般。不弄得两败俱伤,他是不打算再停止了。他没有做错什么!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做的是错误的,他凭什么要退让啊!

  要说王海涛完全没有私心,也是不可能的。他没有让自己把钥匙交给方龙行的事情,让张凤义给知道。他在潜意识里,也是非常矛盾着的。他一方面想让他们两个人因为张总而斗得死去活来,一方面也想让自己有趁虚而入的机会。

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情感白痴

  只不过是王海涛也在苦苦的挣扎着,每每一看到张总那冷漠如死灰般沉寂的表情时,他的心中也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儿的难过。可事已至此,他又不好过多的去做什么,因为做什么都是弥补不了的了。

  王海涛跟方千逸,不,是他配合着方千逸摆了方龙行一道。也在方龙行跟许啸宇之间,架起了一道通往毁灭的桥梁。同时,他也鬼使神差的使方龙行大大的会错了张凤义的意思。

  而实际上他也在无意中深深的伤害了自己最爱的那个人,他变得比什么人都不可理喻了,甚至是更甚。王海涛若是肯当面跟张凤义说出自己的所作所为,那么,很多事情也是会避免的。

  但他始终是没有那么做,最后才导致了他自己成为了这场猛烈的斗争中所牺牲的棋子。可怜的王海涛到最后把自己给玩儿进去了,也是因为爱,因为对张凤义深深的爱,才让他越陷越深的。

  王海涛不说也是怕张凤义会责怪他,或是他怕将永远的失去能名正言顺陪伴在张总身边的资格。私心谁都会有啊!王海涛也不例外!

  好多事情,都是无法预料到最终的结局的。若是我们自己不拿出武器来伤人,别人也许就不会想着用利器来对付我们自己。

  若是我们手中举着可以伤人的利刃,那么,很可能最终那把利刃会转向我们自己。道行的深浅,只在善与恶一念之间!若是执迷不悟,伤人者最终也会被人所伤害,陷入其中谁也逃脱不了。王海涛的结局,与他自己的个人因素也是有着一定关系的。

  张凤义终于是要下定决心回到了“恒隆国瑞”工作,高兴的不只是许啸宇一个人,高兴的还有杜鹏远和白景天。他们哥们儿四个终于是又聚在了一起,终于是可以站在一起并肩奋斗、大展宏图了。

  公司上下的股东大会、欢迎会啥的自然是不可避免的了。董事长的位置,许啸宇想要立刻的送给张凤义来担任,但被张凤义给拒绝了。

  他对这些所谓的头衔与称谓,并不发烧、也不感冒。他只是想要好好的做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,想要重新的为自己活一回,想要好好的完成一下自己儿时就立定的目标。

  张凤义这次是把家搬到了“恒隆国瑞”的办公大厦里,也就是他现在的办公室里。这里以前就是他的独立办公室,虽然比不上“万盛国际”的办公室装潢豪华,但也算得上是非常的出尘别致。

  他的办公室自从“恒隆国瑞”创立以来,一闲置就是十年有余。这里的装修风格,完全都是秉承着他的个人喜好设计的。就像他这个人的君子之风一样的静谧安然,又像是莲花一样儿的濯清涟而不妖。

  本来许啸宇想让他搬到自己的家里住的,也被他给婉言谢绝了。自己的家里是不能回去住了,方龙行的那里他是更不可能回去的。

  张凤义自然是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的,就干脆把自己的临时住所定在了这里。这里没有人打扰到他,更能完好的躲避那个人的纠缠,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既然想要开始全新的生活,既然想要彻底的忘记那个人。那么,最好的办法,也莫过于不再相见。见了也是白见,又何苦要给自己增添烦恼呢?自寻烦恼可不是什么高见不是嘛!

  爱的时候可以轰轰烈烈、奋不顾身、飞蛾扑火、真诚以待、全心全意、尽心竭力、不计后果……

  不再想要提及爱的时候,又可以华丽的转身,并且还要麻利的快刀斩乱麻!这就是张凤义所表现出来:别致的出尘的洒脱。

  张凤义爱的热烈而深沉,爱一个人可以完全的失去了自我。但当他的心被严重的伤害了之后,他会更趋于冷静与平和。不吵也不闹,更不会去作,只是默默的抽身,并为自己深爱着的那个人,奠定了以后通往幸福生活的基础。

  这也是出于深爱着的一种无奈之举,想放爱一条生路,放自己一条生路,更是放所有的人一条生路。只有把自己逼上了绝路,才能获得一定程度上的自由。

  张凤义就这样儿一门心思的把自己所有的精力,都投入到了工作中。他比以前工作起来更加的卖力了,他要在有限的时间里,把这些年自己曾经失去的都全部找回来。把对许啸宇、杜鹏远、白景天的亏欠,全部都用实际行动偿还回来。

  爱情不是买卖,也不是趋于某种利益下的一场交易,不能以谁付出的多与少来衡量,更不能以谁更爱谁多一些来衡量。所有的人都懂得这个道理,自然许啸宇也不例外,无论他的小义想怎么折腾都行。

  即便是许啸宇清楚的知道:自己就算是再努力个十年八年也不一定会抱得美人归,但他认了。只要这个人,没有离开他的视线,还是围在他的身边转悠,一切就都是OK的。他的天也便是蓝的,心灵上的湖水也是澄澈的且安静的。

  相守无言,有一种爱,有的时候是静谧的、安然的,是一场默默无言的陪伴。不需要华丽的宴会;不需要缱绻旖旎的烂漫;不需要在耳畔卿卿我我的低语;甚至是不需要一句任何口中发出的承诺。

  爱上一个人是一种本身就具有的能力;爱上一个人甚至是不需要任何的理由;爱上一个人甚至是都不问为什么;爱上一个人有一天也会变成一种习惯;爱上一个人也会让自己迷失了自我;爱上了一个人就会把他(她)当成自己的全部……

  爱上一个人会让自己变得不可理喻;爱上一个人会让自己变得毫无分寸;爱上一个人会让自己变得毫无原则;爱上一个人也会让自己变得毫无底线;爱上一个人亦会让人亦或是天使亦或是魔鬼……

  人的一生基本上都是在爱与不爱,不爱与被爱之间,消磨掉了自己的青春时光。爱情有的时候,也是一场赌博。就像人生亦是一场赌博一样。有的人是赢得是锦绣前程、大好河山、你侬我侬、情比金坚……有的人则是输得名落孙山、一败涂地、伤痕累累、求而不得……

  守着张大美人过的日子,许啸宇一面是高兴的,一面是失落的;一面的痛苦的,一面又是幸福的;一面似乎上是得到了的,一面上是怅然若失的。无论怎样他都心甘情愿了!

  一个有情,一个无情,多情却总被无情伤。有人说:“先付出爱情的那个人,是输得最惨的那一个。”而我却要说:“最后付出爱情的那个人,也可能会是输得最惨的那一个。”

  张凤义对许啸宇的感情早已经超越了亲人、朋友,只是他自己不自知罢了,只是他自己认为他只会爱着方龙行罢了。看到许啸宇伤心难过了,张总他也是会心疼的。

  许啸宇越是大大方方、大大咧咧的面对他们之间的一切,反而更让张凤义觉得是对他的亏欠。人心啊!都TMD是肉长的啊!更何况是在一起那么多年的兄弟呢!

  张凤义把自己所有的感情世界都给隐藏了起来,他用自己工作上的忙碌把这些给取代了。想这些令人头疼的感情之事,只会徒增烦恼,绝对没有工作上所取得的成功,来得更实际、愉快加轻松。

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合作才能共赢

  在各个方面都很优秀的张总,唯独在处理个人感情的问题上是个雏儿。这只能归根结底为:他没有这个方面的经验!感情的经历也几乎上就是个空白的阶段。就算是他的心中有心心念念的人,但也不能见得他就能处理好这些问题。

  自张凤义回到“恒隆国瑞”工作以后,许啸宇的个人行为,比以前的光景收敛了许多。他怕小义会反感很多的事情,怕他会时刻的厌烦自己,所以这个大魔头真的就变成了一个小绵羊儿。

  更是很少跟张凤义提及他们之间个人情感的事情了,那是他怕他们相处起来会尴尬、别扭。有的时候,只是谈工作,且说话还很小心。

  而他的个人生活问题,也是变得清心寡欲了起来,几乎上是不会跟谁出去厮混了,至于那个方面的生理需要嘛!基本就仰仗五姑娘了。

  这人啊!只有为了自己的真爱、最爱,才会甘心情愿的去改变、变得更好,变得朝着自己喜爱之人所喜欢的样子去发展。

  2017年四月二十六日星期三,魔都天气小雨,空气质量优。张凤义依照事先的计划,准备在“恒隆国瑞”的三号会议室,接见来自加拿大多伦多“康信药业”的主要负责人。

  同时作陪的还有“伟峰国际药业集团”的董事长——李建安先生,这位李先生相信大家并不是很陌生,他就是在张凤义的众多仰慕者之中的李安琪——李大千金的父亲。

  为了不显得突兀,咱先给大家介绍一些问题,这样大家看起来就不会糊涂了。(#^.^#)勿怪作者本人啰嗦哦!其实,俺也跟幼儿园的小阿姨一样儿的活泼可爱呢!无论写的好与坏,都请各位小主多担待哦!

  了解加拿大这个国家的朋友,一定会对首屈一指、且闻名全球的水产品就是三文鱼,也叫鲑鱼并不感到陌生。还有贝类及鲍鱼的熏制品及昆布等都是值得推荐的佳品。

  当然枫糖浆也是加拿大最有名的特产之一,目前全世界百分之七十的枫糖制品都集中在魁北克。

  这种由超过树龄四十年以上的糖枫中所采集的汁液非常珍贵,平均四十公升的枫树浆只能提炼出一公升的枫糖浆。

  枫糖浆味道香醇而且是纯天然制品,据说能养颜美容,还能减肥,深受欢迎。并且加拿大的花旗参也是一大特产之一,而这两样东西,就是入药或制作保健品的佳品。

  这三方能坐在一起洽谈合作业务,不用说大家也能知道“恒隆国瑞”是想涉足药业,并想要以保健品行业敲开走向国际市场的大门了。

  想要更好的开拓并发展国际贸易,想要借助互联网和电子商务,更好的服务全球的客户,这是所有跨国企业的安身立命根本所在。

  那么,不断的寻找共同合作经营的优秀企业,也就是优秀的合作伙伴儿,是所有经营者的必修课之一。经济信息的时代,讲究的就是强强联合,也只有合作才能达到共赢。

  每个企业都会在优胜劣汰中生存,那么强强联合,也是首当其冲的经营理念。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,同时一个企业要想有更大、更多、更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  当然要把公司的战略目标,定在以国际市场为导向上面了,其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,就是实现全球利润最大化。

  张凤义张总也不例外,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经营者,他眼光所能看到的事物,以及他把自己的人生目标也定的非常的远大。

  张总也想通过自己的个人努力与团队的协作,建造起属于自己理想中的商业帝国。这一次不是为了某个人或是达到某种目的,而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。

  张凤义从来都是一个实干家,一个富有超强执行力的人。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,他计划好了的事情,也是无法更改的。虽然他这个人也有自己的缺点,不会做饭、不太会照顾自己、不太会处理自己的个人情感问题,但却不能从而就否定了他做事业的能力。

  张凤义叱咤商海这些年,积攒下来的工作经验与实战的工作能力,那就不需要再用华丽的语言来形容与赞美了。只要是张总亲自出面解决的问题,在他的手里就没有难成的事情。就像是玩儿游戏开了挂一样儿,毫无任何的阻力,且都全部是顺风顺水的。

  以夏菲儿的家族实力来说,张凤义自知:以自己的个人能力范围是没办法跟其相比的,这也是张总心中的痛处。是啊!业内人士都懂得:“金桥、银路、三建筑的!”人家才真正是树大根深啊!

  难怪方龙行会选择放弃自己而选择夏菲儿,因为夏菲儿的家族能够撑得起他方龙行的野心啊!就凭自己一个年薪只在几千万的水平线上的职业经理人,怎么能跟一个上千亿的大财团抗衡呢!

  想想这些张凤义也就释然了,唯有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,才能毫不客气的碾轧掉所有不利于自己的因素不是嘛!

  张凤义从来就不是一个缺少自信的人,他还年轻,年轻也是他最大的本钱了。想要在五十岁的时候,达到自己人生辉煌的顶点,然后就光荣的退休,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吧!

  张凤义这次是想在“恒隆国瑞”大干一场了,他利用在这里居住之便,也省去了很多的麻烦。例如:起床晚了给耽搁了时间,没有来得及吃早饭,路上会因为堵车而耽误到来的时间啥的。

  张凤义又一次满血复活,恢复到了以前的工作状态中,一扫了往日的阴霾。是哦!往事不用再提,人生已多风雨!谁会在原地踏步,而不去大步向前呢!

  生活上的、感情上的一点点小小的挫折,还不足矣压倒这么优秀的男子。他没有那么多时间用来感慨,有感慨的时间还不如务实的做事,也只有这样才会更实际一些,也只有这样才能不枉费了他一身的本事与才华。

  这天他穿上了非常得体的着装,精心的打扮了自己一番,早早的就来到了“恒隆国瑞”的三号会议室。

  张总本身就是一个衣服架子,穿上什么样的服装都会显得贵气十足,在配上他惊为天人的俊美容貌,那家伙简直就是翩翩贵公子一个。那就不能只是用一个“帅”字就能形容过来的,也可以说他就是一个王子。

  张总是站有站样儿、坐有坐样儿,举手投足、一颦一笑之间,无不透漏出他的个人修养来。他天生所具备的王者气息与神韵,也不是谁能轻易就会学得来的,难怪那么多人为他疯狂、为他痴迷、为他沉沦。

  当张总迈着矫健的步伐,踏入三号会议室的时候,他的大秘书王海涛早已经就等候在此了。

  要说王海涛为什么会这么早就过来?这个是因为嘛!他跟许啸宇一样儿,都把自己的家安在了“恒隆国瑞”。但这次不同于“万盛国际”的是:王海涛自己的是一间独立的办公室。这也是因为张总的缘故,才给他创造了这么好的特调工作环境儿。

  王海涛一见到他的男神风流倜傥、玉树临风、光纤靓丽那啥啥的走了进来,立刻上前跟他打着招呼。

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外国“友人”

  看着张总整个人从上到下修整的如此精致、且俊逸迷人。王海涛是周身的血液沸腾,似乎就要鼻血喷涌了似的。最起码也是一个小型儿的喷泉的那样儿喷涌吧!要不怎么能对得起我们家丰神俊朗的张总嘛!

  王海涛是生怕张总会发现自己的异样来,便迅速的低头,去整理他自己手中的文件了。他把自己的情绪是一压再压,就连王海涛本人自己也搞不清楚,为什么自己最近就像是发情期的猫一样的狂躁不安了。

  为了避免最近自己身体萌动起来的“兽性”,他索性都改吃素了。若是不食用素食,王海涛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夜会请几次五姑娘了。他们的年龄都是正值壮年的时候,可想而知:这看着、惦记着,却吃不到嘴的感觉会是啥样子的。

  公司其他要参与会议的人员,也都陆续的进入了三号会议室,这些都是公司的内部人员,他们都在张总的感召下,从未有迟到过,而且都是早早的就来到了公司。

  跟一个这样儿的大帅哥儿领导人在一起工作,那简直就是一种高端的享受,谁还会愿意迟到啊!就连多看几眼张总都会长寿的,更不会有人愿意错过这个——可以跟张总近距离接触的机会。

  第二波来到这里的是李建安先生,以及他们公司的几个随行人员,其中当然也少不了李大千金本人了。这么个好的机会,可以近距离的接触她心仪的男神,她会错过吗?头顶上都得戴上箭尖儿,往里面挤进来的。

  他们是由“恒隆国瑞”专门负责礼宾的人员,给前呼后拥着送进会议室的。这种场合下,当然是不能怠慢了前来的客人的,这也就证明了张凤义对这次三方合作的重视程度。

  第三波进入三号会议室的,自然就是合作方来自加拿大总部的国际友人了。也就是在第三波人员进入会议室的时候,王海涛在看清楚了来人之后愣了,随后张凤义因为看到了所来的人员中,最显眼的那一个人,也跟着愣在了当场。

  王海涛的第一反应是:“老天啊!我没有看错吧?这个人怎么就这么的阴魂不散了呢!许少一定不知道前来的会是他吧!要不是因为今天他外出没有看见的话,我想要是被他看见了这个人出现在“恒隆国瑞”,一定会毫不客气的当着众人的面前,给他撵出‘恒隆国瑞’的大门的。”

  啊哦!尴尬了吧!极其的尴尬了吧!试想此时,来人正是跟我们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牵连的家伙,而且还是曾经跟我们有过肌肤上的、近距离的、接触的前任,这个问题该怎么破?!怎么破啊!啊!啊!

  不过还好,张凤义只是愣了十几秒钟的时间,他就以最快的速度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。既然他的心里面已经是放下了,所有的爱恨情仇都已经是释然了,也便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。

  唯有坦然的面对,也便是最好的面对方式了,这也是上策中的上策。张凤义总是不能玩儿小孩子们才玩儿的把戏,脚底抹油开溜吧!他又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儿,第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也不是在这里该应用的吧!

  张凤义在头脑中迅速的给自己脑补了一下,也不难猜出这只是一个某种程度上来讲的巧合而已。谁会愚蠢到这么刻意的程度呢!这种刻意的程度,又是能有多大的几率才会发生呢!

  因此,他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不是嘛!只能当成是巧合,巧合而已!当然他不会愚蠢到自作多情的想:有个人会刻意的为之,这也没必要!没意义!更是无聊的事情!的确,方龙行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地方,也没有必要过多的去纠结什么。

  说到这里,大家也都知道了,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我们这个剧本里面的另一个男猪脚,不啊!是男主角哦!手一滑就给打错了呢!

  张总自然是不想想的过多,那样只会让他自己显得不自然。他那么聪明、那么精明,还能猜不出来这里面的玄机嘛!

  方龙行没有在出席这次合作洽谈会的名册上,注明自己的中文名字,只是写着他的英文名字。而张总自己又不能把责任推给王海涛,因为王海涛属实也不知道方龙行的英文名字啊!

  而且方总在“万盛国际”的签名上都是用的中文名字,从来都没有用到自己的英文名字啊!就连这点张凤义也从来都没有问过啊!这还是他第一次知道,他曾经的爱人的英文名字叫:Daniel Alexander 。

  是够讽刺的了,曾经最亲密的爱人,你心心念念他(她)那么多年,且在一张床上同床共枕了那么久,你却对他(她)的很多事情一无所知!难怪天下有那么多同床异梦的夫妻。

  在一起的时候,一个不问,一个就打算什么都不说,也是够有趣儿的了。难怪张凤义会觉得他的爱人是自己难以看透、难以捉摸、难懂的一个人了。他们之间能够产生误会,也绝非是偶然,或是猜疑,这是两个人性格使然的必然因素。

  的确他的爱人是隐藏的够深的了,就连他跟加拿大的这家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他自己也不知道不是嘛!要是知道了,张总怎么也会去避免的不是嘛!

  张凤义真的不想去想得过多,想多了只会让他感到头疼,或是这是对自己的极大的一种讽刺。

  要来的终归是要来的,谁能躲得过呢!更何况张凤义他不是什么怕事儿的人。曾经刻意的去回避,是因为想要从自己的灵魂深处揪出三千烦恼丝,想要彻底的放弃并忘记。

  现如今两个人都棋逢对手,都要争锋相对了,他也便觉得心中坦然了。自己又没有什么对不起方龙行的地方,要是说道歉的也不应是自己不是嘛!他为何还要去逃避面对现实呢!

  不畏强权、不趋炎附势、不随波逐流、不会对现实低头与妥协……张凤义天生就是一个王者,一个能掌控住身边局势,以及控制住自己情绪的王者。他用自己的帝王之眼,认真的审视并打量着曾经让自己爱到发狂的那个人。

  方龙行是早早就知道:今天要来见这辈子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,在几天之前,就开始为自己选择出席这次合作洽谈会的着装了。他是经过了非常用心的一番打扮的,尽管如此,还是难以掩饰住他最近因为忧思过度,而轻减了许多的身材。

  方龙行在进入会议室的时候,他在众人中,寻找着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。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寻的那个身影儿,他把目光锁定在了张凤义的脸上。

  方龙行看着张凤义的眼睛,他的眼神真挚而热烈。就像一团烈火一样儿,他就是想把张凤义眼神中,那种看向自己时才透漏出来的寒冰给烤化了。

  如果可以他都想在眼中射出两道利刃来,剖开他家张小凤的躯体,看看他的心里面、灵魂里面,到底是有没有刻着自己的名字。自己对他那么好,为什么他家张小呆就一点儿都不长心呢!不领情、不道谢也就算了,为嘛还要如此的折磨自己呢!

不同存在335331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139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